当前位置:主页 > www.33322.cc >

还有哪些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有潜在未爆炸的雷手

发表时间: 2019-10-08

  是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联合五道口校友企业直接资本、酒金会共同举办的公益性金融教育沙龙。沙龙已成功举办二十九期,邀请金融学术届和业界的专家作为演讲嘉宾,分享传播金融知识和洞见,搭建合作共赢的平台。

  北京市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简称鸿儒基金会,原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由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校友发起,于 2006 年成立,是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管、北京市民政局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鸿儒基金会致力于 教育、智库、公益 ,推动中国金融的改革、创新和发展。2011 年和 2016 年两度荣获北京市 4A 级社会组织 称号。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手机开奖。时候未到。但在现实中却变成了钱被老板抱,雷被散户抱,何时雷会爆,全都在年报。

  康美药业毫无底线的做法让整个市场参与者都大跌眼镜,惊掉下巴。罗盘君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定先从医药行业下手排个雷,看看还有哪些人模狗样的公司在装孙子。

  无论国内外,作为下游强刚需的医药行业几乎在每个国家的资本市场都有长期优秀的表现。即便日本股市跌了二十多年,但创新高的那些股票里 80% 左右都是医药股。美国自然不用说了,一大批全球医药龙头公司都在美国,在各种因素的刺激下,成就了近 20 家千亿美元以上市值的医药公司,随便拉出一两个,都是涨幅惊人。

  国内医药行业在 2015 年之前很少有不利政策的影响,加上咱们世界第一的人口基数与医保的混乱,妥妥的享受了整个行业的黄金十年。

  在以往的历史数据统计中,都会见到十大牛股里有七个医药股的表述。整个医药行业十年 20 倍的涨幅,这种慢牛状态除了白酒行业外几乎是其他行业没有的。

  尽管如此,在我们 A 股上市的医药公司中鲜有有进取之心的公司。除了恒瑞医药能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研发驱动外,其他医药公司基本上和其他消费品公司没有多大区别,靠着高额的销售费用维持同质化竞争。自 2009 年启动医改以来,国家进行了 30 多次药品降价,但结果却是药价越来越高,药效越来越不显著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医药行业的精英们将这一手段发挥到了人间极致。带金销售各种回扣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了,同样的药换个包装换个名字和批号重新涨价销售也不是什么神秘事件。

  监管不严给行业乱象丛生提供了温床。近的比如长春长生的疫苗事件,再往前如康泰生物的山东疫苗事件,再往前有各种中药注射剂发生大面积的用药不安全事件,还有较远的 2012 年的青海明胶事件。

  如果说之前的医药行业之乱已经罄竹难书的话,倒是可以从另一个维度来看,那就是 2007 年原药监总局局长郑筱萸由于受贿和渎职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了。尽管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但上述行业乱象丝毫没有因此而停止。

  超高的毛利和广泛的下游需求以及巨大的寻租空间让监管者与生产者沆瀣一气,利欲熏心,也让让寄生在行业上下游产业链上的各种既得利益者心甘情愿的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各种害群之马遍布行业深处。以前以为是产品不好不合格坑患者,现在有康美药业这种,刷脸支付未来成主流?还需且行且看看香港挂牌!直接玩弄会计规则与股掌之间,账上的巨额资金说不见就不见了,赤裸裸的造假犯罪还能堂而皇之心安理得,视投资者为粪土草芥,撕下伪装多年的底裤,露出本来面目,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如此行事,就因为犯罪成本只有 60 万。

  罗盘君有一句口头禅:制度是第一生产力!放到康美药业这种事情上,制度之恶会放大人性之恶。

  当然,可以预见的是,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有,而且会花样百出。股神巴菲特曾经说:如果你在厨房里发现一只蟑螂,那么里面肯定不会只有一只。

  对上市公司来说,商誉是一项负资产;特别是对各位中小投资者来说,高商誉高商誉是合法吸走各位投资者钱袋子的利器。

  举个栗子:A 公司资产实际值一个亿,经过各种所谓的资本运作,附上对 A 公司资产未来美好的预期,上市公司 B 拿钱收购了 A 公司,经评估后,A 公司被评估价值 30 亿,多出来的 29 亿被认为未来可以用这个值 1 亿的资产能挣来这多出来的 29 亿。未来是多长时间呢,5 年。也就是说至少先预测 5 年以后的现金流情况。研发型企业的科技属性非常强,现金流能否稳定增长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但明明还没挣到这么多,就敢把钱给出去,无法交代怎么办呢?这里一定要相信会计界的鬼才们,他们给起了一个响亮的但不知所云的名字:商誉。然后就过关了!

  这 29 亿多出来的钱就被记在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里了。但这不是线 亿白花花的银子已经合法的转给原来 A 公司的那几个股东了。

  收购 A 公司这 30 亿资金是谁的钱,是上市公司所有股东的。小散户力量有限,大股东一拍板,这 30 亿就出去了。至于被收购的 A 公司背后的股东到底是谁,只有鬼知道。因此,罗盘君说这是赤裸裸的犯罪。

  简单来说,收购来的资产如果不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覆盖这么多的商誉,那么上市公司管理层就该测试是否要计提商誉减值了。一般情况下,计提商誉减值是肯定的了。想想看,连上市公司原来的主业都不能创造更好的现金流了,出几十倍高价收购来的那点东西就能创造奇迹了?绝对不会!

  商誉一旦计提,只能减少,不能回补。而商誉减值的这个坑,需要当年的净利润来填。这也是去年许多公司业绩暴雷的直接原因。

  截止 2018 年年报,3610 家上市公司里账上有商誉的高达 2035 家,商誉共计 1.3 万亿,平均每家 6.43 亿。其中 293 家医药公司中有 203 家账上有商誉,平均每家 7.32 亿,商誉 10 亿以上的 39 家,共计 1115.25 亿,平均每家 28.6 亿。这个数字也是罗盘君上面举例子数据的来源。

  上图 39 家公司里,2018 年商誉继续增长的 24 家,发生商誉减值的 15 家,当然还有其他 164 家由于名单太长就不截图了。仅就这 39 家来说,商誉在 10 亿以下的没有两三年是没法减值完的,而商誉 20 亿以上的这 22 家,得多少年才能计提减值完毕呢?看看人福医药,一次性计提商誉减值 26.76 亿,相比之下,其他计提商誉减值的真实小巫见大巫了。

  在上图这 18 家公司里,计提商誉减脂 5 亿元以上的 6 家公司,在 2018 年全部巨亏。在全部 18 家公司里,2018 年业绩亏损的达到 11 家。从上表中可以看出的是,凡是商誉减值额度超过业绩亏损的,那么造成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就是当年计提了巨额商誉。一旦业绩预告发生巨亏暴雷,那么股价下跌就成了必然,受损的还是中小散户。

  有人问,大股东就不受损吗?罗盘君说句实线 块钱,人大股东还是赚钱的,所以就不要操人家的心了,还是看看自己买的公司有没有巨额商誉吧。

  蓝帆医疗暴增 63.61 亿的商誉,这是未来能炸死一大片的高级雷;上海医药实际控制人是上海市国资委,这种国企罗盘君就不说了,不想惹一身骚;接下来商誉暴增十亿八亿的这几家公司两三年后发生商誉减值是大概率事件。

  复星医药 88.53 亿的商誉雄踞医药行业第二,并且还在继续上涨。在罗盘君看来,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看起来美好的事情。罗盘君多次在朋友圈直接点名过复星医药暴涨的商誉雷,也只有老司机才能理解,一众新手上来问复星医药有什么问题。

  恒瑞医药作中国医药行业绝对的龙头企业财务非常健康,账上一毛钱的商誉也没有,一路走来就靠自己研发,驱动业绩向上。恒瑞医药已经有 4 个 1.1 类新药上市销售,一年光新药至少有 50 亿的销售额,目前还有 56 个创新药在临床阶段,而复星医药花巨资买的医药公司,仅有的几个创新药全部处于临床研究和批准临床阶段。

  新药研发从发现先导化合物到最后上市销售,动辄都是 8 到 10 年左右的时间,甚至不少项目中间就失败了。那么这 88 亿的商誉能等少则 5 年多则 8 年以上的时间吗?罗盘君想,答案已经在明眼人的心里了。至于复星医药的业绩,下一段说。

  美年健康、海王生物、蓝帆医疗、上海莱士、步长制药等等全部都是头顶高悬一颗定时炸弹的公司。

  一般分析公司从定性和定量两方面进行。定性是方向,定量是工具。方向对了,工具就是加速器,方向错了,工具就是朝自己开枪。从定性上看没有问题的,定量上出问题了就是潜在的雷。

  行业是个好行业,但个股雷太多也能把自己炸死好几回。反过来,从定量上能直接发现问题的,特别是负面问题直接影响基本面定性的,就直接排除掉,免的以后闹心。凡是在财务上搞小动作的上市公司,最后都是春种一颗雷,秋收万人尸;四海皆牛市,股民被炸死的结局。

  医药行业有 7 个细分行业,分别是:中药、医药商业、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生物制剂、化学制剂、化学原料药。在这 7 个细分行业里,需要较大研发投入的是生物制剂、化学制剂和医疗器械这三种。在这三个细分行业里,最核心最被人们关注的是化学制剂,也就是俗称的化学药,也叫西药。当然,生物制剂也是西药。

  生物制剂关注度不高的原因是研究一个生物类 1.1 类创新药的难度是化学药的 100 倍以上,我们国内的研发能力还很低,全球基本被欧美医药巨头霸占。复星医药铁了心要搞生物制剂的研发,这种精神的确是值得投资者敬佩的。除了不把自己的钱投进这家公司外,罗盘君从精神层面的各个角度对他进行鼓励。

  重点要说的是通过对医药公司的研发投入处理方式上来判断一家公司的管理层价值观。

  这是近十年来最好的一年。尽管医药行业在过去的一年里遭受了各种利空政策的多重打击,但仍然有一小批公司没有停止研发投入,绝大多数都在研发上进行了较大的投入。

  特别是恒瑞和复星两家公司,研发投入已经到了 20 亿以上的规模,持续引领行业研发增长趋势,的确难能可贵。

  在会计规则处理上,研发投入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费用化处理,一种是资本化处理。

  凡是将研发费用全部费用化处理的企业,都采取谨慎保守的态度对待研究与开发活动,认为当期的研究与开发两个阶段产生的结果不增加当期收益;而一定条件下的资本化处理容易助长企业研发冲动,认为当期研究与开发的结果会增加当期资产总额与利润总额,以此用来调节企业报表,有粉饰业绩之嫌。

  资本化处理如果幅度过大,就不仅仅是调节报表粉饰业绩了,而是直接体现一家公司管理层的价值观取向。

  5 种非常严格的条件,但这些条件都是企业自己来证明,企业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这不是搞笑么?因此把自己研发费用资本化处理幅度达到 30% 以上且数额较大的,就毫无疑问是价值观问题了。

  生物制剂 1.1 类创新药的研发难度至少是化学药的 100 倍之上,这是行业常识,有数据支撑的。

  8 个亿(无形资产摊销一般是 5 年,意味着今年的研发只有 20% 列入成本,80% 计入利润了,10 亿的 80% 就是 8 个亿)的线 年的净利润就剩不到 22 亿了。这种一年回到 5 年前的情况是万万不能发生的。

  但是长期看来看去也看不出能让利润继续增长的点了。新药啥时候上市还不知道呢。

  高智商人带着高杠杆的必然结果是高自杀率。这无论在哪个行业几乎都是适用的。

  各色人马手段用尽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尽可能多的从股市里多分一杯羹。套用北京奥运会的宣传语,真是 同一个股市,同一个梦想 。

  3610 家上市公司,已经暴雷的和潜在有雷的在罗盘君的标准衡量下超过 3400 家,你说能不小心?

  近两年来,多少过去的优质白马股最终跌下神坛,哪一个拉出来都曾经辉煌过。但罗盘君总结这些昔日的白马股跌落神坛背后的原因,发现一个共同点:聪明人带着高杠杆步子跨得太大扯到蛋了。

  整个行业里能有前途的伸出一只手就能数清楚。绝大部分的医药公司其实是靠庞大的销售费用维持严重的同质化竞争。